秦赵阏与之战:野战胜秦的背后,是名将赵奢的自证之路

  商鞅变法以来,秦国强势崛起于关中,国力冠绝六国,锐士争雄天下,诸侯畏惧如虎。然而事无绝对,公元前269年,强秦与胡服骑射之赵国在阏与(yù yǔ)发生了一场战争。强秦第一次在大规模野战中惨败,天下称奇!那么,秦强赵弱的大势下,这场战争是如何进行的呢?主角赵奢究竟如何从一名能臣化身名将,自证其才?又具体用了什么神奇战法力挽狂澜的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公元前270年,赵国派遣公子郚入秦为质,请求以赵国的焦、黎、牛狐等地交换之前被秦国攻占的蔺、离石、祁等地。秦国答应了赵国的请求并如约归还三地后,赵国却毁约不认账。秦昭襄王大怒,派遣中更(官职名)胡阳越过韩国的上党地区,进攻赵国的险地阏与。秦赵阏与之战由此来开序幕。

   

秦赵阏与之战:野战胜秦的背后,是名将赵奢的自证之路

  阏与局势

  赵国君臣的分歧与应对

  阏与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其西近晋阳,东接武安,南临上党,一旦被秦军占领,则相当于在赵国的心脏上插了一把刀子。赵惠文王非常清楚这一点,但是基于秦军实力强大,阏与道远险狭,赵国因此对于是否救援阏与产生了分歧。

  王召廉颇而问曰:"可救不?"对曰:"道远险狭,难救。"又召乐乘而问焉,乐乘对如廉颇言。又召问赵奢,奢对曰:"其道远险狭,譬之犹两鼠斗于穴中,将勇者胜。"王乃令赵奢将,救之。

  如果剖除上帝视角,我们看上面这段话,其实会发现,廉颇、乐乘认为阏与不可救援,不一定是错的;而赵奢认为阏与可以救援,也不一定是对的。

  秦军围攻阏与,赵国若派遣援兵从邯郸出发救援,则面临两个问题,其一道远险狭,利于秦军。一旦秦军选择有利位置布置伏击或者狙击,则赵军则有全军覆没的风险;二是即便赵军冒然进军,穿越群山到达阏与,必然已是疲惫之师;秦军则以逸待劳,列阵以待,已然占据优势。两军相遇,必然展开一场野战,而秦军在野战中素有不败之名。可想而知,阏与之战若想胜利,必须采用非常之人、非常之法,以出奇制胜;而阏与之战一旦失败,赵国不仅精兵败北,阏与丢失,武安、邯郸亦可能面临秦军的威胁。

  而廉颇与乐乘显然都不符合“非常之人、非常之法”的要求。廉颇虽然为战国四大名将,但其性格稳重,擅长于守而野战不足;乐乘是名将乐毅同宗子弟,史籍记载他 “间、乘继将,芳规不渝”,意思就是说乐乘领兵,不敢逾越先贤的规矩,说明其为将中规中矩,面对秦军自然难言胜利。

   

秦赵阏与之战:野战胜秦的背后,是名将赵奢的自证之路

  赵奢

  但赵奢便一定符合条件吗?答案是不一定!

  阏与之战前,赵奢虽已是赵国重臣,但其主要职责为管理赋税。他将平原君赵胜治的服服帖帖,堪称是一名能臣,但他并未参与过战争,其军事能力尚且不明,更无法验证其是否符合“非常之人”的条件。同时,赵奢提出,两军相遇,“将勇者胜”,其前提必须是两军相遇。如秦军根本不给赵军正面决战的机会,扼守险地以伏击,则空有勇气也必然失败。况且秦军之勇不亚赵军,廉颇勇冠战国,尚且不能保证取胜,何况赵奢?这样来看,赵奢目前所表现出来的的行动方针也不一定符合“非常之法”的条件。因此,至少从赵奢与赵惠文王的问答中,我们难以断定赵奢一定符合条件。

  赵惠文王最终接受了赵奢的意见,并命其领兵救援,实际上存在很大的冒险成分。一方面,赵惠文王内心必然倾向于救援。赵惠文王在咨询军事界的权威人士名将廉颇、乐乘,得到反对意见后,继续询问军事业余人士赵奢。而一得到肯定意见,便立马决定出兵。这充分说明本次救援行动的实施其实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赵惠文王的内心想法,与战场态势关联甚少。另一方面,上文已提到,赵奢的军事能力难以确定。名将们皆反对,而只有尚未成为名将的的赵奢赞同,即便赵惠文王在平时的政事中了解赵奢的能力,但军事能力并不等同于政治能力,最易出现纸上谈兵。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赵奢领兵出征了!此次出征,对赵王而言,是一次冒险行动;对廉颇等名将而言,是一场接近于失败的战争;但对赵奢而言,这是一场证明自己,标榜史册的机会。

  赵奢的“非常之法”

  道远险狭,迷惑与突袭

  听闻赵军出兵邯郸救援,秦将胡阳立马做出了应对。他一方面继续围攻阏与,另一方面派遣一部兵马直趋武安,击鼓呐喊,做出要攻打武安的态势,意图牵制赵奢,迫使其救援武安。

   

秦赵阏与之战:野战胜秦的背后,是名将赵奢的自证之路

  赵奢按兵不动28天

  此时已行军到距离邯郸三十里处的赵奢,一眼便看穿了秦军的计谋。因武安是赵国重镇,邯郸屏障,一部秦军必然难以攻克。但赵奢却将计就计,做出一副畏惧秦军的模样,屯兵不前,修筑堡垒,显示出赵军畏惧不前,只求保卫邯郸的假象。赵奢早已想到,这样的行动必然会引起军队不满,但是自己又不能提前泄露作战意图,于是他下令"有以军事谏者死"。结果果然有人提议救援武安,赵奢依军法斩杀,得以稳固军心。

  在此情况下,赵奢得以完全按照自己的作战意图行动,按兵不动长达二十八天之久。期间秦军派遣细作潜入赵营,赵奢不动声色的让细作来了一场赵营一日游,好吃好喝招待之后送回了秦军。赵奢如此举动,让秦军上下大为轻视,完全放下了戒备心。秦军的阏与防线终于出现了漏洞。

  赵奢精准的抓住机会,在沉默二十八天后,突然全军奔袭阏与,仅用两天一夜的时间,便成功到达了阏与地区。赵奢的突袭,一方面由于惑敌之术用的太好,秦军完全没有预料到赵军的行动;另一方面,赵军行动迅速,根本不给秦军设置伏击或是列阵狙击的机会,使得赵军完美的解决了因阏与道远险狭所带来的问题。而恰恰相反,赵军宛如天神般,一夜之间降临到阏与地区,秦军准备不及,必然慌乱。

   

秦赵阏与之战:野战胜秦的背后,是名将赵奢的自证之路

  赵奢奔袭阏与

  而事实上,赵军的行动完全出乎秦军的意料。赵奢率军到达阏与地区后,下令在离阏与五十余里处修筑军垒,以防御秦军,休整军队。而秦军直到此时,才知晓赵军到达的消息。

  到这里,不得不感慨,赵奢真乃奇人,擅用奇法。他便如同一只猛虎卧在荒丘,潜伏爪牙装成病虎迷惑秦军,忍受秦军的轻蔑,默默等待战机;在完全麻痹秦军,发现时机后,便猛然出击,不留余地。所谓“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是也。

  野战决胜,智谋与勇气

  赵军虽然成功到达了阏与地区,争取到了与秦军正面决战的机会。但是要想战胜秦军,必须要在野战中打败战无不胜的秦军。否则,此前再多的迷惑与突袭,亦将成为笑谈。

  而此时,赵军虽然稍占优势,但胜算依然不大。赵奢的到来,虽然一方面让秦军暂时陷入慌乱中,另一方面,配合阏与的守军形成了夹击秦军的形势。但是,秦军战力强大,“闻战则喜”,虽然慌乱,但立马做出了应对,分兵攻击赵奢。

  面对这种情况,军士许历向赵奢谏言道:

  许历曰:"秦人不意赵师至此,其来气盛,将军必厚集其阵以待之。不然,必败。"赵奢曰:"请受令。"许历曰:"请就鈇质之诛。"赵奢曰:"胥后令邯郸。"许历复请谏,曰:"先据北山上者胜,后至者败。"赵奢许诺,即发万人趋之。

  军士许历提出了两点建议,其一是聚集兵力,严阵以待,避开秦军锐气;其二是派遣军队占据北山高地。同时,在提出这两点建议时,许历格外提示:如果不这样做,赵军必然失败。

  许历虽然寂寂无名,但其眼光可谓老道之至。我们先来看第一点建议,从赵军的角度讲,刚经过两天一夜奔袭,必然疲惫;初到阏与,虽修营垒,但立足未稳,一旦松懈,必难以抵挡秦军;从秦军的角度讲,局势虽不利,但只要打垮赵奢,此战必然胜利,军功荣誉必不可少。赵奢的成败已然关乎秦军的命运,困兽之斗看见生机必然士气高涨,但秦军的士气必然不能维系很长时间,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秦军的期望是一鼓作气拿下赵军。而许历则精准的看到的这一点,聚敛军队充分准备,根本不给秦军速战的机会,只等待秦军士气枯竭,一战而克。

  再来看第二点建议。行军作战,地形往往至关重要。赵军拒守高地,则居高临下,易守难攻;秦军仰攻,必然遭受严重损失,久攻不下,则陷入僵持。等秦军士气枯竭,兵士疲惫之时,北山之赵军便可乘势杀出,与阏与守军形成前后夹击之势。《孙子兵法》有云:“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敌制胜,计险厄远近,上将之道也。知此而用战者必胜,不知此而用战者必败”,许历可谓深谙此道。

   

秦赵阏与之战:野战胜秦的背后,是名将赵奢的自证之路

  赵军

  赵奢采纳了许历的建议,到此,智谋已发挥到极致。接下来,便是狭路相逢勇者胜了!

  赵军抢先占据北山后,秦军旋即连续对北山发起攻击。但是赵军凭借地利,人人誓死拼杀,成功抵挡住了秦军猛烈的攻击。秦赵两军连续鏖战,兵士疲惫。赵奢却抓住时机,率领赵军发动反攻,从高地杀向山脚,阏与守军此时也加入战场。经过连番血战,赵军终于打垮了秦军。

  史书上对于战争的结果只以简单一句“秦军解而走”而作了交待。但是实行“军功爵制”的秦国,向来“立功有赏,无功者罚”,加上秦人好战喜功,野战无敌,如何能接受一场战争的惨烈失败?在这样的情况下,阏与那身处绝境的秦军,最后必然死战,轻兵死士也不在话下。但赵军最终还是彻彻底底的击垮了秦军,让秦军“解而走”。强秦声势正盛之时大败秦军的背后,是勇迈之赵军向六国发出的铁血大赵之强音,更是一个新兴大国的正式崛起。

  而我们回过头来重新审视这场战争,赵奢的神奇战法固然对于阏与之战的胜负有着重要的影响。但是秦军的失策也是其失败的重要原因。

  赵军出兵邯郸救援之际,秦军佯攻武安,意在牵制赵军,却不思借助“道远险狭”,或狙击或伏击。以上战法,无论何种都将使赵奢难以如愿救援阏与;秦军恃强而轻敌,凭借不败之战绩,傲视天下群雄,岂不闻骄兵必败;监视赵军,被赵奢迷惑大意,放松警惕,让秦军失去了以逸待劳之先机;赵奢既已到达阏与,占据北山,严阵以待,占据主动,秦军不思稳固阵脚,后而寻战,一味仓促迎战,终被赵军大败。

   

秦赵阏与之战:野战胜秦的背后,是名将赵奢的自证之路

  战国版图

  阏与之战以赵国的胜利而结束,赵惠文王的冒险行动恰说明了其英明果决,赵奢也向世人证明了自己是“非常之人”,其后以大功劳而被封马服君,军士许历亦成为赵国之国尉,可谓是皆大欢喜。阏与之战后,赵国虽一时占据上风,但从大势而言,秦强赵弱之势并未改变。而秦赵血战的序幕就此拉开,几年后的长平血战,终究还是掀翻了大赵,成就了大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