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刑天可能不是人,而是奇兽

  刑天算是《山海经》里的“名角儿”,似乎无人不知了。但详细推究的话,恐怕还是有一些鲜为人知的内容。

  刑天的故事出自《山海经·海外西经》:“形天与帝至此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

  首先是形天这个名字的写法,比较多样。前一字写法有“形”“刑”“邢”三种,后一字有“天”“夭”两种。所以古书中“刑天”“形天”“形夭”“邢夭”纷出,难祥那种是正写。

  近年神话学大师袁珂先生的《山海经校注》出来后,各种写法才得以统一。袁老以为“刑天”的写法最正确,天的意思是人头,“刑天盖卽断首之意。意此刑天者,初本无名天神,断首之后,始名之为‘刑天’。或作‘形夭’,义为形体夭残,亦通。惟作‘形天’‘刑夭’则不可通。”

  袁老的说法很有道理。只是早期古书的人名通常并无正字,音通即可,“刑天”写作“形天”等也不算错。唯独里面的“天”或“夭”,确实应当有一个算是讹误。

  但郭璞《形夭赞》却说:“争神不胜,为帝所戮。遂夭厥形,口脐乳目。仍挥干戚,虽化不伏。”又似乎当以“形夭”为正。《淮南子·墬形》也说:“西方有刑残之尸。”似乎可以佐证。

   

战神刑天可能不是人,而是奇兽

  刑天故事如果求原的话,很可能跟古人祈求或庆祝农事丰收有着莫大关系,这一点学者们多有阐述,我们这里也简单说一下。

  《路史》中刑天是神农的部下,擅长音乐,创作了多种乐曲。“乃命邢夭作《扶犁》之乐,制《丰年》之咏。”《扶犁》《丰年》,从乐曲名上,我们就可以看出其与农事丰收的关系。

  这个故事的原始意涵比较简单,我们就说到这儿。下面我们说一下刑天神话在后世的流传过程中,产生的一些有趣的内容。

  首先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陶渊明《读山海经诗十三首·其十》:

  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

  形夭无千岁,猛志故常在。

  同物既无虑,化去不复悔。

  徒设在昔心,良晨讵可待。

  其中“形夭无千岁”一句,古人常常改读为“刑天舞干戚”。比如南宋洪迈《容斋四笔》卷二“抄传文书之误”条说。

   

战神刑天可能不是人,而是奇兽

  因记曾纮所书陶渊明《读山海经》诗云:“形天无千岁,猛志固常在。”疑上下文义若不贯,遂取《山海经》参校,则云:“刑天,兽名也,口中好衔干戚而舞。”乃知是“刑天舞干戚”,故与下句相应,五字皆讹。以语友人岑公休、晁之道,皆抚掌惊叹,亟取所藏本是正之。此一节甚类苏集云。

  这个说法在古代流传很广,影响极大致使有人竟然在没有版本根据的情况下,擅自将陶渊明的诗改动成洪迈说的那个样子。这首本来单咏精卫鸟的诗,遂与刑天产生莫大关系。至今还通行这个谬说。

  其实很多学者早就指出传世本这里并没有问题,就是“形夭无千岁”,说的是帝女早夭(后来化为精卫鸟),跟刑天并没有关系。(比较毁小清新啊。)

  然而比较有意思的是,洪迈引《山海经》说刑天是“兽名”,刑天便从人了变成了,畜类。

   

战神刑天可能不是人,而是奇兽

  《熙朝新语》卷四遂说:

  又从前有书吏三人,遍传西边异兽形图,部议重罪具奏,朕从宽免死,令其往觅是兽。后将军祁里德等来自军前,奏云,果有是兽,目在乳傍,口在脐傍,巡哨侍卫等曾亲见之。蒙古名其兽曰鄂布。又有飞者名曰积布,蒙古名恶人为鄂布泰积布泰。是即《山海经》所谓刑天无首,以乳为目,以脐为口也。故将发遣书吏放还。

  清康熙朝去今未远,蒙古语也不算稀见语言,似乎这里说的类似刑天的奇兽“鄂布”是可考的。不知有没有人考证过到底是什么。

  “刑天”按《山海经》中的说法,就是一个独立的(神)人,如同蚩尤、夸父之类。但是,《太平御览》卷八百八十七·妖异部三引《山海经》此文下又有“是为无首民”,似乎又以刑天为部族名。

  《御览》此五字当然是衍文,但这个衍文也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有一定来源的。《太平御览》卷七百九十七·四夷部十八·西戎六引《外国图》曰:“无首民,乃与帝争神,帝斩其首,敕之此野,以乳为目,脐为口。去玉门三万里。”

  《外国图》,《水经注》已经引用,内容出入于《博物志》,所以有学者推断它是晋代的作品。书名“图”,上面所引“此野”也表明它确实是述图文字。如此《外国图》跟《山海经》的撰述方式极其相似。所以,或许刑天确实有可能是部族名。

   

战神刑天可能不是人,而是奇兽

  清·袁枚《续子不语》便记有“刑天国”:

  谦光又云:曾飘至一岛,男女千人,皆肥短无头,以两乳作眼,闪闪欲动;以脐作口,取食物至前,吸而啖之;声啾啾不可辨。见谦光有头,群相惊诧,男女逼而视之,脐中各伸一舌,长三寸许,争舐谦光。谦光奔至山顶,与其众抛石子击之,其人始散。识者曰:“此《山海经》所载刑天氏也,为禹所诛,其尸不坏,能持干戚而舞。”余按:颜师古《等慈寺碑》作“形天氏”,则今所称刑天者,恐是传写之讹。又:徐应秋《谈荟》载:无头人织草履,盖战亡之卒,归而如生,妻子以饮食纳其喉管中。如欲食则书一“饥”字;不食则书一“饱”字。如此二十年才死。又将军贾雍被斩,持头而归,立营帐外问:“有头佳乎?无头佳乎?”帐中人应曰:“有头佳。”雍曰:“不然,无头亦佳。”此亦刑天之类欤?

  又据盛文强引述清光绪年间的《点石斋画报》说:

  意大利的监狱内羁押了一个女犯人,该犯人有一天忽然分娩,生下一个孩子,“有身无首,见者莫不骇然”。这个孩子只有身子没有头,有人说该女犯人在狱中时,总是担心被杀头,这种念想凝结为胎儿,便生出了怪胎。《山海经》中有刑天,只有身子没有头,以双乳为眼睛,以肚脐为口,手拿斧子和盾牌挥舞。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