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遗书中的宝藏之谜 引起轩然大波

  这是一份民国时期的遗书,据说是在广州一座古墓中发现的。这不仅仅是一份遗书,上面还详细记载了一个藏宝图。这份如果换算成今天的市价,绝对是天文数字。当这件事被媒体曝光后,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20多年前,广东河源市连平县三角镇塘背村村民范简初在家乡挖屋基时,无意中挖出了墓中的一份遗书,这份遗书在家珍藏了25年之后,范简初盼望今后能找到墓主后人,随后在热心读者的关注下,墓主已初定为四川省达州市宣汉县南坝镇人。记者经多方打听,电话连线了当地媒体记者,对墓主的身份有了一个更清晰的脉络。

  广东、四川发现雷同藏宝遗书

  两地藏宝遗书均出土于陶罐内

  一篇有关《挖屋基挖出墓中遗书,珍藏25年盼找墓主后人》的报道,引起了在东莞市当医生、现年69岁的四川籍乡民朱中华的关注,朱中华报道的三角镇塘背村村民范简初挖出的遗书与其乡邻珍藏的另一份遗书内容相似,初步确认墓主为四川省达州市宣汉县南坝镇人

  11月1日下午,记者辗转联系到当地媒体记者邓成成,邓成成告知记者,当地一村民也收藏有一份与近期报道内容相一致的藏宝遗书,收藏者系当地一名60岁的老伯何耕耘,何耕耘也能找到遗书的后代。

  据邓成成介绍,何耕耘数天前通过乡邻朱中华的介绍联系,专程到报社找到她,向她介绍了有关遗书的来历。何耕耘老伯告诉她,其有一位亲戚在1994年冬扩建鱼池时,无意中挖出一个陶瓷罐,里面放着一份略受潮的遗书,经晒干后,字迹相当清晰。次年秋天,何耕耘老伯为探寻遗书内容,特意收藏了其亲戚从鱼池中挖出的这份遗书,何耕耘称,广东、四川两地出土的遗书均发现于陶罐内。

、宽9厘米的遗书看到,里面有关寻亲和藏宝的内容几乎和河源出土的遗书内容相一致。不过,记者昨日细察之下,两地遗书的立遗嘱人之姓有所不同,四川达州那份遗书的立嘱人为刘永发,而广东河源那份遗书的立嘱人为陈永发。

  千里之外惊现雷同遗书,何耕耘和朱中华都认定,刘永发与陈永发应为同一个人,何耕耘由此猜测,刘永发当年改换姓名,到广东寻找儿子,在河源市弥留之际写下遗书,并将遗书葬于墓中。何耕耘称,刘永发是四川达州市宣汉县南坝(五宝)人,遗书出土地点是原罗文街上一卖油作坊,刘永发当年正是在此卖油经商的老板。

  战乱不息,人心难测,吾且老兮,故将金银元宝藏至正中堂墙下……这封落款时间为民国三十七年,写明家中藏有金银财宝的遗书,被宣汉县收藏爱好者何老先生收藏了十多年。近日,广东媒体报道该省河源市一范姓村民在挖屋基时,无意中挖出一封遗书,其内容竟跟何老先生所藏遗书内容惊人一致。

  陶瓷罐内存藏宝遗书

  29日上午,何耕耘带着自己收藏多年的遗书,特地来到本报,希望找到遗书者的后代,让其找到祖宗留传下来的遗物。

  据60出头的何老先生介绍,1995年秋天,他受亲戚的委托观看其收藏的宝贝,对方告知,1994年冬天,他在扩建鱼池时,无意中挖出一陶瓷罐,里面放着一份遗书,略受潮,晒干后,字迹相当清晰。为探寻遗书内容,何老先生便收藏了该份遗书。

  记者看到这份遗书长28厘米、宽9厘米,其上写着:吾家良田百顷,房舍百十间。家人几十口,长子任师座赴台,二子居港经商,三子弃家寻兄。战乱不息,人心难测,吾且老兮,故将金银元宝藏至正中堂墙下。上天保佑愚子回归,三三四分,不可争执。有缘得宝者,代为喜事以泽后人。本书四份,各存一份。遗字刘永发,民国三十七年冬至日立。

  何耕耘此后多方打听刘永发其人,获悉刘永发是宣汉南坝(五宝)方向人,曾当过团总,家里很有钱,1933年左右红军入川,刘永发来到万源罗文,临解放时突然。刘永发的遗书出土地点是原罗文街上一卖油作坊,刘永发当年正是在此卖油。

  千里之外惊现雷同遗书

  据广州日报近日报道,河源市村民范简初珍藏一份遗书,这份遗书是他家20多年前建新房时,从墙基下的一座坟墓中挖出来的。遗书也是放在一陶罐内,至今已珍藏25年,保存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