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郢之战:楚国有生力量彻底被打垮,白起因为此战被封武安君

  鄢郢之战是秦军引以为傲的辉煌,却是楚军挥之不去的梦魇。秦将白起的数万大军如入无人之境,直捣楚国腹地,杀的楚军哀鸿遍野,尸骨成堆,白起也因为此战被封为武安君。

   

鄢郢之战:楚国有生力量彻底被打垮,白起因为此战被封武安君

  公元前306年,秦昭襄王即位,强盛的秦国在他的带领下大张旗鼓地展开了兵吞诸国的战争,用权术和武力一次次地冲击那由多国组成的抗秦联盟。公元前294年,秦军重创地处中原的韩、魏两国。公元前285年,秦又在巴蜀设置蜀郡.....秦国以令人惊叹的速度扩张着势力范围。与此同时,楚国的境况却一天比一天恶劣,和秦昭襄王相比,楚国的国君楚顷襄王昏聩无能。尽管他曾经有过在秦国做人质的屈辱生涯,尽管在他父亲楚怀王时代,楚国就已有衰颓之势,但面对日益强大秦国,楚顷襄王似乎仍没有什么危机意识。他终日沉湎酒色,逐忠用奸。

   

鄢郢之战:楚国有生力量彻底被打垮,白起因为此战被封武安君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楚顷襄王都试图用“谦恭的姿态”来让楚国免于秦国的征伐。公元前292年,秦国提出将秦之公主嫁与楚顷襄王,即使有大臣向楚顷襄王指出其中有诈不能接受,楚顷襄王还是一口应下秦国的“美意”。要知道,野心勃勃的秦国是不可能容忍其他国家和自己共享天下的,之所以秦国会和楚国联姻,只不过是秦国暂时稳定楚国的一种缓兵之计,所以联姻根本不可能确保楚国的安宁。于是,楚国有志之士借献弓鸟之际规劝楚顷襄王“以圣人为弓,以勇士为缴,时张而射之”,并向其分析了秦国的弱点:破了韩城而无力把守,征讨魏国却无甚功绩,打击赵国损耗甚大。

  听了这样一席话,常年消沉的楚顷襄王开始振作起来,在他看来,楚国的孱弱只是暂时的,楚国有地五千里,有兵士百万,楚国一定可以振兴起来,所以根本无需坐困于秦。楚顷襄王决意振作精神,走出秦国的阴影,但这个资质平庸的国君却忽视了“用兵一时需养兵千日”的道理。在强国欲望的激励下,他不顾“以圣人做的弓”、“以勇士做的缴”都尚未备好,就急急忙忙地派使者游说诸国,希望得到其他国家的帮助共同伐秦。

  秦国很快就听说了楚国要攻打自己的消息,立即集结起大军开始攻楚。公元前280年,秦军从陇西出发,在蜀郡补充装备人员,气势汹汹地来征讨楚国。当秦军那上万艘满载粮草的巨大船舶顺江而下时,强大的秦军登临楚国国境时,楚顷襄王才意识到自己要面对的是怎样强大的对手。秦军大摇大摆一路南下,直指楚国北部的邓城(今湖北襄樊西北),楚顷襄王惊恐不已,试图用割地的办法寻求秦国的“谅解”,将上庸(今湖北竹溪东南)和汉水以北的地区拱手相让。

   

鄢郢之战:楚国有生力量彻底被打垮,白起因为此战被封武安君

  秦国收下了楚国献上的土地,并将大量人口迁徙至此,以便将这些地方牢牢控制,但秦国并未打算就此放过楚国,因为楚顷襄王当初进攻了巴蜀之地,还夺下了枳(今四川涪陵东),威胁到秦国在巴蜀一带的控制力度。秦国决定集中力量给楚国沉重一击,既要打得它再没有力量挑衅秦国的威名,还要打到它彻底放弃和秦国作对。公元前279年,秦国再次挥兵攻楚,这次伐楚,秦国要大将白起负责领兵。白起是战国时代赫赫有名的将领,他精通兵法又以凶猛残酷著称,被世人冠以“人屠”的绰号。在战场上,这位极擅长歼灭战的大将。在公元前293年的对韩、魏的战争中,不仅全歼了韩魏联军,还斩下了人头24万。白起没有悬念地攻陷邓城,随后便率部攻打鄢城,与此同时,秦军又分出一路,在蜀郡郡守张若的带领下向位于楚国西部的巫郡(今四川巫山县东巫城)进发。

   

鄢郢之战:楚国有生力量彻底被打垮,白起因为此战被封武安君

   

鄢郢之战:楚国有生力量彻底被打垮,白起因为此战被封武安君

  “鄢”是楚国的陪都,对楚国意义重大,秦军南下挥兵攻“鄢”,下一步无疑是志在“郢”,“郢”位于今湖北省江陵县附近,是楚国的都城。一旦“鄢”和“郢”被秦军拿下,那么至少在楚顷襄王有生之年,楚国不仅不可能实现“踊跃而起”的理想,还会因此重创一蹶不振。在此次发兵攻楚之前,秦国已通过数次战争大大削弱韩、魏的实力,又通过外交活动与赵国结好,至于燕和齐都和楚国相距甚远,且在公元前279年燕国正值新老国君交替的虚弱之际,齐国则忙着从燕国手里夺回之前战争中丢掉的大把领土。这都注定了楚顷襄王将很难得到他国的援助。所以,一听说秦军来了,楚顷襄王的神经一下紧绷起来。

   

鄢郢之战:楚国有生力量彻底被打垮,白起因为此战被封武安君

  为鼓励将士奋勇作战,白起一路上毁桥毁船不为秦军留半点退路,为及时补充粮草,白起又将主攻目标定在汉水流域,一边打一边劫掠这些地方的粮草。因此,当秦军兵临“鄢”城之下时,士气高涨,精神丰沛。楚军做好了在“鄢”城与秦军相持下去的准备,很多时候,作为孤军深入的一方都经不起持久战的折磨,而事实上,楚军的僵持策略也确实让秦军感到麻烦,秦军率攻不下“鄢”城,但白起之后却想出了一个绝好办法:水攻。

   

鄢郢之战:楚国有生力量彻底被打垮,白起因为此战被封武安君

  在鄢城附近的西山有一条自长谷出向东南方向流淌的大河,称为“长谷水”。白起注意到这条丰沛的大河,他号令士兵在距离今湖北省襄樊以南、漳县以东的50里处的地方修筑渠道,计划将长谷水灌入“鄢”城,淹死城中军民。这条被后人称作“白起渠”的长渠很快修好,它长达近百里,直通“鄢”城。“鄢”城军民就这样迎来灭顶之灾,滚滚河水灌入城中,人们呼号挣扎,却无能为力。“鄢”城中人根本没有机会逃出生天,就算他们躲过大水,也躲不过城外那黑压压的犹如死神的秦国大军。而对秦军来说,“鄢”城再不是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鄢城的东北角出现溃破,秦军轻轻松松地由此而入,一路之上几乎没有遭遇像样的反抗。鄢城顺理成章地落入秦军之手,十多万鄢城军民在河水灌城时被活活溺死,他们的尸体横七竖八地遍布城中,惨不忍睹。白起在拿下鄢城后,又迅速地拿下了西陵(今湖北宜昌西北)。他休整部队,加强补给,将秦国的罪人迁徙到已占领的楚地,如此,既巩固了作战果实,也为秦国接下来的攻势奠定好基础,鄢城拿下后,形势对孤军入楚的秦军而言大为好转,秦军已如一把尖刀牢牢插入楚国腹地。

   

鄢郢之战:楚国有生力量彻底被打垮,白起因为此战被封武安君

   

鄢郢之战:楚国有生力量彻底被打垮,白起因为此战被封武安君

  公元前278年,秦军轻而易举地拿下了楚国的都城郢。之后,他们又势如破竹地攻下了夷陵,还用一把大火焚毁了楚国先王的宗庙,暗示楚人楚国已没有机会收复那些被秦攻占的土地。秦军士气大涨,在楚国的领土上凌厉推进,不多时,便拿下了竟陵(今湖北潜江西北)、安陆(今湖北云梦、安陆一带),直打到了洞庭湖畔,至此,偌大的楚国大部分地区都落入秦军之手,白起也因功被封为武安君。

  秦国经此一役大大地削弱了楚国的实力,甚至逼得楚国不得不迁都,将陈(今河南淮阳)作为新的都城,变称呼为郢,而秦军对楚国的攻击仍未就此停止。公元前277年,秦国又攻下了楚国的巫郡和黔中郡(今湖南北部、西部一带)。逃至新都的楚顷襄王收拾残兵,才骇然发现楚兵竟只剩下了十万余人。楚顷襄王虽然竭尽全力向西夺回了被秦国占据的数座城邑,却再也没有气力和秦抗衡,只能老老实实地向秦俯首。为表诚心,楚顷襄王还将自己的儿子作为人质送往秦国,反之秦国,通过攻鄢灭郢大夺楚地而实力剧增,为之后夺取天下奠定了大好基础。

  楚顷襄王在公元前263年去世,他的继承人已没有办法让楚国恢复往日雄风,直至公元前223年楚国被秦国所灭。

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