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角和张道陵有什么关系?

  公元184年,钜鹿樵夫张角进山砍柴,遇一白发老人,老人授其三部天书,化清风而去。张角把天书拿回家,左琢磨右研究,终于研究明白了,于是舍施符水替人治病,等病人都到齐了,张角沉痛的宣布说: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于是聚病人头裹黄巾,啸掠四方,这就是东汉末年有名的黄巾军大起事。

   

张角和张道陵有什么关系?

  张角闹事的那一年,是甲子年。

  有谁知道给了张角那三部天书的白须老人是谁吗?

  老人而且白须,这得道成仙已经有了年头了,年头虽说是有,可也不处是太长,不是刚刚一百二十五年而已。

  一百二十五年前,刚好是东汉永平二年,公元59年。

  就在这一年里,29岁的江洲县令张陵辞官归乡,入洛阳附近的北邙山,开始修习长生之道。

  六年而后,正是永平八年,公元65年,东汉明帝刘庄夜梦高大的金人自空飘过,伴随着七彩的梵音,是满天缤纷的流花。明帝诧异,从榻上爬起来,找见多识广的大臣问个究竟,此梦主何征兆?

  大臣说:闻说西域有神,其名曰佛,莫非陛下梦到的正是佛?

  于是汉明帝遣郎中蔡音出使西域,求佛书。

  两年而后,西域高僧进入中土,从此佛法开始在中国流传。

  转眼工夫二十多年过去了,先是汉明帝卒,后是汉章帝卒,公元88年,东汉和帝刘肇即位,闻知北邙山中,尽多异事,天降白虎一只,口衔神符,送到了静心修练的练气士张陵的榻前……和帝大喜,封张陵为太傅,进冀县候。张陵拒绝,汉和帝却是非封不可,黄门小太监拿着这诏书往北邙山奔跑了三趟,张陵推却不得,遂带弟子王长避往江西云锦山。

  传说张陵师徒二人行至云锦山前,见一锦衣童子,口授两句真言:

  左龙并右虎,

  其中有天府。

  等张陵师徒到了锦云山,但见千峰竞秀,万壑争流,瀑布斜飞,藤罗倒挂,张陵恍然大悟,入此山而觅得上古仙人居住过的石洞,得天书《黄帝九鼎太清丹经》,从此这座锦云山,便更名为龙虎山,成为了中国道家第一圣地。

   

张角和张道陵有什么关系?

  明帝求佛,佛教从此传入中国。

  张陵入山,道教从此花开天下。

  所有的这一切,都昭示着一个奇异的征兆:

  人类的蒙昧时代行将结束,原始祟拜已无法适应人类文明的发展,以心灵警醒为特征的宗教时代来临了。

  同一时间,在奥林匹斯山上,希腊诸神也出现了麻烦:

  神垂死。

  据普鲁塔克记载,在公元14年,正值皇帝提图斯统治罗马的时候,有水手从海上带来了一个可怕的消息:

  大潘死了:

  “潘死了!大潘死了!”

  帆船上的人对岸上的人喊道。

  两岸悲泣的哭声阵阵:“我们的神灭亡了……”

  谁又是大潘呢?

  嗯……这个大潘,Pan,Fauno,指的就是牧神,是古希腊神话里的山林之神,而名字的原意是“一切”。大潘负责掌管树林、田地和羊群的神,他长着人的躯干,山羊的腿,角和耳朵。大潘象征着情欲和原始力量,所以大潘主要的爱好就是在森林里追逐吓破了胆的女孩子们。

   

张角和张道陵有什么关系?

  牧神 潘

  大潘是希腊神话中唯一死去的神,此神死后,奥林匹斯山上的诸神也全都隐遁了,消失了,不见了,找不到了……这是因为潘是宇宙的普遍性和完整性的抽象标志,具有着启迪奥林匹斯诸神的能力。潘既然死亡,诸神再也没有存在下去的理由。

  所以大潘的死亡,预示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一个什么样的时代结束呢?

  以多神为表怔的蒙昧时代的结束。

  那么什么又叫“以多神为表怔的蒙味时代的结束”呢?

  就是说宗教时代到来了,宗教的产生标志着人类智慧从原始状态向理性时代的跨越,宗教的这一端是原始思维,宗教的另一端是理性思维,当圣子耶酥背负着十字架,带领着他的子民向前行进的时候,他们至少还要穿越中世纪的漫长而恐怖的黑夜,才能够抵达理性的彼岸。

  可是宗教也好,多神祟拜的原始蒙味也好,不都是相信神吗?这二者到底有什么区别?凭什么说宗教就走向理性,原始祟拜就远离理性了呢?

  这是因为:

  原始祟拜是出于对外部力量的恐惧,祭神拜鬼的目的无非不过是为了消弥神灵的怨怒,也就是我们最熟知的“求神佛保佑”而已。

  而宗教却是出自于对人类自身天性的残缺,对心灵中的暗恶力量的警醒与防范,所以“求神佛保佑”这种做法是正宗意义上的宗教所不能容忍的,因为这意味着魔鬼的引诱。

  实际上,死亡的大潘的形象,演化成后来基督教的魔鬼,正是表明了这二者的区别:

  原始祟拜是对人性心灵中暗黑力量的释放,如大潘享有着追逐女性的特权。

  宗教信仰是对人性心灵中暗黑力量的警觉,所以必然会有一个禁锢时代等待在中世纪的途中。

  大潘神死的那一年,耶酥已经18岁了,此后16年,他将被钉在十字架上。

  耶酥被钉在十字架上之后的30年里,基督徒在他们足迹所到达的任何一个地方遭受到迫害,他们被活着抛给凶猛的狮子,被倒钉在十字架上,形形色色的酷刑,昭示着宗教从原始蒙味时代走来的艰难脚步。

  西方的宗教发展史是真的好惨,比较起来,无论是中国的道教还是佛教,都要幸运得多。徜使那些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基督徒们看到中国的皇帝一趟又一趟的往张陵处跑,央求张天师出山,基督徒肯定看得眼珠凸出,大叫不止。

  陵处跑,央求张天师出山,基督徒肯定看得眼珠凸出,大叫不止。

  叫就叫吧,反正中国的宗教发展,跟整个世界合上了拍,你再叫也没用。

  实际上,早在佛道二教正式推出之前,官方就已经推出了富中国特色的宗教:

  儒教!

  所谓儒教,正是汉武帝时代由自习成材的博士生董仲舒推出的“儒术”。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这个儒术与儒家思想没有半点关系,恰恰相反,儒术正是儒家思想派流的对手——法家御民思想的集大成者,但是原始思维却是最典型的偶像祟拜,一旦看到坐在神位上的是至圣先师孔子,大家磕头尚且不及,谁还有心思问个究竟?

  这么一说我们就明白了,儒教虽然成为了世界宗教流派中的一支,但是这一教

  派明显还未走出原始祟拜,并不具有让信奉者内心深处产生灵性与警醒的可能,相反,儒术仍然是御民之术,是用来降低民众智商的最有效手段。

  史载,当黄巾军啸聚四方,攻略天下的时候,汉灵帝急招老博士向栩,询其退贼之策。

  向栩奏曰:只需派人在黄河边上,面对北方读《孝经》,则贼自退。

  汉灵帝一听,这才恍然大悟,概因这“儒术”硬是管用,生生的把个老儒生弄成了傻子。

  儒术把人弄成了傻子,是正常的,因为法家的刑民思想最主的功能就是愚民,弄出个这样一个结果来,实属必然。

  儒术是靠不住了,指望不上,那么道教又如何呢?

  道教虽由张陵肇始,但其思想的传承,却比之于儒学思想更为源远流长。

  道家有两部经典。

  老子的《道德经》!

  庄子的《华南经》——也就是《庄子》这本书。

  《庄子》书中有云:貌姑射山上,有神人居焉,吸风饮露,绰约如处子——听庄子的这个描述,十足的花仙子,花卉草本的美丽精灵。

  这样一来我们就有点担心了,道教从《庄子》一书中吸取营养,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摆脱多神祟拜的阴影?

  宗教的形成,标志着人类文明走出了对外在环境的恐惧,开始审视自我内心。

  但是原始思维却注定了无法走出偶像祟拜的桎梏,因为原始思维缺乏对环境的认识与思维能力,无法摆脱对外在环境的恐惧,只能停留在烧香磕头的初始阶段,指望着神佛拉自己一把。

  所以张陵修道,若然是没有神仙出场,那远远无法满足广大人民的愿望。

  于是神仙就出场了。

  据《神仙传》记载,张陵得道成仙于四川的鹄鸣山,是日也,突然之间数不清的神仙黑压压的跑来了,有的乘车骑马,有的驾龙驱虎,这些神仙的名字也殊是怪异,有的自称是柱下史,有的自我介绍说是东海小童,一次性的来这么多神仙,就是为了给张陵送副治病的药方。

  于是张陵宣称:凡属张陵门下弟子,治病一律免费。

  当天就有万人报名,成为了张陵的弟子。

  而张医生治病的方法也是简单易学,凡是有病之人,只须要一张白纸,在上面详细的写清楚自己都干过什么坏事,写完了之后扔进水中,向天神发誓以后再也不这么干了……道教之所以能够成为宗教,跟这个忤悔仪式有着莫大的干系。这正是

  我们说的将警觉的灵性力量转向内心,警惕人性残缺中的恶的影响。

  张陵治病时收取的费用比较高,所以张陵迅速的先富了起来,于是他用这些钱买丹砂水银等一应练丹的物事,未几,就练成了仙丹。

  然后张陵淳淳的教导大家:

  你们大都贪恋尘世的欢乐,所以不能超脱凡俗,所以更需要用我的炼气养精的方法来控制引导男女的房事,再配合着服食草本,就可以活到几百岁了。

  忽然有一天,张陵对弟子王长说:有个人将于正月初七从东方而来,此人可得吾传承。

  初七那天的中午,果然来了一个叫赵升的人,可这兄弟却不是从东方来的,这说明张陵的修行中,肯定是出了BUG。

  赵升来到,就惨过张陵为他精心设计的七关:

  第一关:是赵升来到张道陵的门口以后,门人不给通报,并辱骂赵升,骂了四十多天,赵升在门外就露宿了四十多天,张道陵才让他进门。

  第二关:赵升被派去田里看守庄稼,驱赶野兽,到了晚上,忽然一个绝色美女来敲门,说是走远路的过客,请求赵升收容一夜,赵升让她进来后,美女就与赵升同床共枕,连续几日不肯走,赵升如果碰了这美女,那就是禽兽了,可是他禽兽不如,坚决不碰女生,终于过关。

  第三关:赵升正在路上行走,突然看见路边扔着三十块金子,赵升拿脚踩过,继续走他的路。

  第四关:赵升进山砍柴,三只老虎突然冲出来,将他扑倒,赵升平静的劝说道:虎兄,吾乃学道之人,你们这是干什么嘛,有话好好说,好好说……三虎诧异之,不好意思真的将他吃掉,赵升再次过关。

  第五关:赵升在街上买了十几匹绢绸,付完钱以后,老板却诬蔑赵升说他没有付钱,赵升就脱下自己的衣服卖掉,用钱买来了绢绸还给那老板,一点也没有生气怨恨。

  第六关:赵升在看守粮仓,来了一个满身脓血的肮脏乞丐,赵升见了后流下了同情的眼泪,脱下自己的衣服给乞丐穿,让乞丐吃饱之后,再赠送盘缠若干。

  这六关赵升都平安无事的过了,张陵非常的满意,就带着他登上悬崖绝壁,下面的石缝中长着一棵桃树,有人的胳膊那么粗,桃树下就是万丈深渊。

  张陵说:谁能够摘下桃子来给咱吃,咱就把仙家秘方传授给他。

  赵升二话不说,嗖的一声就跳了下去。

  跳下去之后如何呢?

  不如何,跳下去就跳下去了,你自己爱跳关别人什么事?

  赵升跳了崖之后,张陵就把儿子叫了出来,把丹药、天师印、两口雌雄宝剑,

  道书等统统交到儿子手上,然后当众宣布道:

  吾遇太上亲传至道,总领三五都功,正一枢要。世世一子绍吾之位,非吾宗亲子孙不得传。

  完了!这张陵怎么也玩起了家天下?

  好不容易搞出来个本土的宗教,却弄出个子孙承传,这宗教的中国特色,未免也太浓厚了点。

  张陵所创的道教,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五斗米教”,官方的称呼为“米贼”,而东晋时代的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说的就是陶渊明不忿你道教。

  陶渊明忿不忿五斗米教,那是后来的事儿。但是当时,尤其是张陵得道升天之后,大家再细研究张陵的操作,却是越看头脑越开窍。

  于是钜鹿樵夫张角声称他在山中遇到一神异老人,并开始仿效张陵的做法。他也是烧符化在水中,让患者喝下,患者正要喝——且慢,喝水之前先要忤悔,忏悔

  也是烧符化在水中,让患者喝下,患者正要喝——且慢,喝水之前先要忤悔,忏悔的内容主要是:我到底干了啥坏事呢?怎么老天不让别人得病,偏偏就挑上了我?我一定是缺德的有点过劲了……如此一番深挖狠批,斗争了自己头脑中的私字一闪念,患者人格立即升华,心灵也得到了净化,这时候再说自己的病还没好,那就有点难为情了。

  但是,是狐狸,总是要露出尾巴来的。甭管张角怎么模仿张陵,但由于他的心思并不在“心灵的警醒”上,所以张角及其广大患者,势必要走到与宗教背离的邪路上去。

  我们知道,耶酥也搞过类似的神异之术,但是宗教的关注点终究是在自己的心灵上,这就导致了最终的结果:

  公元30年,耶酥在骷髅地被钉上十字架,从正午到申初,遍地黑暗,耶酥高喊: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什么离弃我?有人以海绒蘸醋并捆在苇子上,耶酥喝罢大叫: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中。说完便断了气。

   

张角和张道陵有什么关系?

  耶酥之死,正是宗教的必由之路,只有以自己的鲜血,才能够唤醒那蜇伏已久的心灵。

  可是张角并没有琢磨这事,他可不愿意让谁把他钉在十字架上,那太不好玩了,他与得道成仙的张陵一样,要的是人间的富贵,天上的尊荣。

  跟随耶酥的人,必须要寻找自己的内心。

  跟随张角的人,只要能找到柄砍人的刀子就算是齐活了。

  于是张角和两个弟弟张宝、张梁哥仨一人先给自己弄了个封号,张角叫天公将军,张宝叫地公将军,张梁自然就是人公将军——幸亏只有哥仨,要是有哥四个,第四位的称号还真是件麻烦事。

  置36方,每方患者万人,可见当时的病号还真不少。

  旬月之间,啸聚百万,天下响应,洛阳震动。

  让张角这么一闹,天下人都坐不住了。《三国演义》的开头正是从这里开始,耶酥那边忏悔后,发现都是自己不好,被人钉到十字架上也不好意思抱怨,反观张角这伙,忏悔了半天,都是别人的错,拎刀子出门就砍人。结果砍得草鞋贩子刘备坐不住了,丢下货摊不要,组织了关羽张飞的人马来砍张角。

  刘备这边人马还未行动,那边左中郎将皇甫蒿已经将人公将军张梁的脑袋砍了下来,可是这时候张角因为操心过度,已经牺牲在砍人的工作岗位上,死了也不行,脑袋照样被砍下来,斩首传至洛阳。

  还剩下一个地公将军张宝,可怜这兄弟孤掌难鸣,被困于曲阳。未几城下,他的脑袋也被砍了下来。

  张角虽死,但其人的宗教实践,却带给我们一种不祥的预感。

  东汉灵帝中平元年,公元184年,五斗米教于巴郡起事,响应黄巾军。

   

张角和张道陵有什么关系?

  现在我们终于弄清楚张角在山里遇到的那个奇异老人是谁了吧?

  张角,原本就是张陵——现在人家已经成仙了,不能直呼其名,以后要尊之为张道陵——的嫡传关门弟子。所以“米贼”才会响应他的闹事之举。

  面对“米贼“的汹汹起事,朝廷的意见就一条:抚!

  益州牧刘焉招抚了五斗米教,朝廷加封道教创始人张陵的孙子张鲁为“督义司马”,此后,张鲁及母亲卢氏频繁的出入于益州牧刘焉的家中。而《后汉书》中则记载:沛人张鲁,母有姿色,兼挟鬼道,往来焉家,遂任鲁以为督义司马……

  此后张鲁率两万教众入东川,杀汉中太守苏固。

  这时候刘焉死亡,其子刘璋下令:部将张鲁,擅杀部属,不尊军令,令斩其母及弟,以戒来者。

  刘璋为什么要杀张鲁的母亲呢?

  这个事儿史书没说,不清楚,我们清楚的是张鲁和刘璋这就算是结仇了。

  双方战于巴郡,刘璋大败,张鲁复霸汉中。

  此后的汉中,彻底的成为了一个宗教帝国。

  在汉中,遍布义舍,米食俱全,过路行人不费分文,尽可以随意食用。当地没有官吏,一应事务全部由天师道的“祭酒”来担任,当地人犯法者,不予追究,再犯法,仍然不追究,第三次犯法,还是不……那就要追究了。追究的后果也不是多么严重,无非不过是“命其修路百步”,其罪自除。

  史载:张鲁雄居巴汉三十年,民夷信向之。

  张鲁创造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宗教小帝国。

  这个政教合一的神秘帝国旋即湮没于大三国时代的纷繁尘嚣之中,不久曹操兵取汉中,张鲁手下教众虽多,却都是跑来吃不要钱的“义米”的,打仗指望不上,

  只有一个庞德,原本是马超的部将,因为生病留在了汉中,于是拯救汉中的历史使命就落到了庞德身上。

  庞德引教众出战,降之。

  庞德为什么要投降呢?

  一来是张鲁有令:来日之战,不胜则斩。

  二来象庞德这样有本事的人,到哪儿吃不上饭?还缺张鲁那不要钱的义米吗?

  庞德投降,就是世界上所有理想国之所以破灭的因由了。概因在所有的理想国度中,但凡有不用花钱的好事,铁定是没本事的吃有本事的,有本事的不仅要白喂没本事的,还因为自己有本事,落得个“不胜则斩”的下场,这是何苦来着。

  唯一一个有本事的庞德投降了,张鲁只好也跟着投降,不投降还能怎么办?

  曹操封张鲁为镇南将军,将其迁到了长安,中国历史上的首次宗教试验田,就这么落幕了。

  此后张鲁殁于长安,他最终也没有机会象他的爷爷那样白日飞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