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为何总会遇狐仙?原因太有趣

拜访古今中外的神佛仙妖,周游东南西北的神话传说,揭开魑魅魍魉的神秘印象,窥探天地神人的玄妙逻辑,还你一个有仙气又有烟火气的大千世界。90后作家徐颂赞以妖魔鬼怪、神佛仙圣为题,透过观察这些魑魅魍魉,趣味理解宗教文化,并从中反观人间生活,《时尚宗教学》将神明妖怪重新带向人间。

人和狐狸的恋爱故事,算是古人和动物爱情的经典传奇之一。这类经典母体,曾频繁出现在《搜神记》、《广异记》、《集异记》里面。当然,《聊斋志异》里更是不少见的。

《聊斋志异》五百多篇故事,其中写到狐狸、狐仙、狐狸精的,就有七十多篇,占总数的百分之十四。在写狐的篇目中,又有三十多篇专写“人狐情未了”这类主题。也就是说,如果你生活在《聊斋志异》的世界里,在路上陆续遇见过一百位书生,那么其中就有六位与狐仙有过偶遇的故事。这种概率虽不见得特别高,但在书生与动物的恋情故事里,狐仙显然博得了头筹。不得不说,人狐恋情确实是古人居家、旅行与交游的必备八卦。

书生为何总会遇狐仙?原因太有趣

●人狐为何相恋

就像人间的婚姻一样,有的人结婚出于真情,有的出于利益,有的出于指腹为婚,有的出于无可选择,将就着过。人与动物相恋,原因大抵也不出此范围。人狐恋本已独辟蹊径、异类冠绝,而如此种种,非冲决世俗的羁罗教网不可。

凡事宜反求诸己。那么,就人的角度而言,为什么会爱上狐?

爱上狐仙的人,常是书生。这类人通常年轻,血气旺、精气神佳,容易导致狐仙勾引。而且有时头脑简单,极容易相信陌生人。何况,书生整日待在书斋内,醉心科举功名,社会事务、人情世故都不够练达,更不像樵夫、农民或者老和尚、资深道士那般,拥有丰富的江湖经验和驱魔知识。面对幻化为人的狐仙,书生们自然不懂如何辨识。即便是资深的道士,也不一定能降服狐仙。就像《丑狐》里的那位贴符作法的道士,面对狐仙搅局时,也一样吓得落荒而逃。

不过,我们也不能对人过于苛求。有时候,人狐恋的关键原因,可能还不是出在人的身上。狐狸长相本就妖媚,远超其他动物。至少很难听说有人恋上狗仙、鸟仙。

在自然属性上,狐狸就有不可复制的先天优势。继而,狐已成仙,仙即不老,永葆青春,那魅力可有多大?即便是成妖的狐,也有幻化为美人的能力,形象实在太美,极容易吸引他人。爱美之心人皆有,不能责备人们太软弱,只能怪狐仙过于美丽。

再有,古代男女未婚之前,其实很难常见面。《牡丹亭》的游园惊梦,为何发生在后花园?实因杜丽娘乃大家闺秀,足不能出户,很难见到除父亲和私塾先生以外的第三位男性。既见柳郎,心思难寐。

对于年轻男子而言,虽然行动的自由度更大了,但也很难随意与未婚的女性见面。家中贫困的书生,更是难上加难。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狐仙来去自由、四处游走,当然比那些禁足的闺秀们自由。人与狐自然就容易相遇,相遇方有故事。

当然,并非所有相遇都有好故事,狐仙遇到的人也不一定都是清一色的善良书生。人狐情未了,也有可能是人太坏,而狐上了当。有的人就曾辜负过狐,骗了狐仙的财与色。

书生为何总会遇狐仙?原因太有趣

●丑狐的深情

《聊斋》里的狐狸,多以妖媚动人的形象示人。率真爱笑如婴寧,侠义肝胆如红玉,知恩图报如小翠,都是蒲松龄塑造的狐界典范。

不过,并不是所有狐仙都是美丽魅人的,也有的狐仙长相颇为丑陋,实为“丑狐”。但这丑狐,貌丑心不丑,还颇讲究以怨报怨,轻蔑忘恩负义之人。这种人狐情未了,是因狐被人辜负,由善转恶,终而酿成悲剧。

蒲松龄就写过这样一位元丑狐,根据《聊斋异志》的前方报导,长沙有位元书生,因为太穷而买不起棉被。在这个寒冷的冬夜里,冻得睡不着觉,只能无聊赖地在书桌旁,坐待天明。万籁俱寂,只有北风透过纸窗,呼呼地吹。此时,吱,一声响,门开了,走进来一位陌生的年轻女子,披着长袍,身材曼妙动人,只是脸上又黑又丑。书生起先惊为天人,细看转而皱眉嫌弃,连忙开口:“你,你是谁?怎敢擅闯我家?”

那女子倒是不紧不慢,边说边靠近:“官人莫怕,我是狐仙,看您家中没有棉被,冷得睡不着,特地来给您送温暖了。”

书生听罢,想起孔夫子的谆谆教导,连忙说:“什么狐仙?我看你是妓女吧?走走走。”不过,书生心里也在犯嘀咕:“都说狐仙美丽,怎么轮到我就这么倒楣?”

那女子听了,也不生气,也没转身离开,继续温声慢语:“官人,此言差矣,我常在您家徘徊,见您温文尔雅,心生好感。如果您答应与我长相厮守,我便把这个元宝送给您,作为定情信物。”说罢,就从袖子里拿出金光闪闪的元宝,放在书桌上。

书生见此元宝,双目放光,连忙说好,心中却嘀咕:“天下怎有这等好事,金银财宝送上门来。丑是丑了点,不过好在夜里看不到脸,也无所谓。”只见狐仙把衣袍脱下来当做被子,与书生依偎取暖。隔天醒来,狐仙说:“官人,这个元宝拿着,去买件厚实的被子,再去添些衣物。只要我们永结同心,我便永远对你好,你也永远不用担心会挨饿受冷。”

听罢此言,书生心有感动,却转念一想:“毕竟这狐仙是妖怪,收下元宝尚可,与之相守一生,万万不可,不如先从它那里拿点元宝,再除之后快吧。于我,收钱脱贫致富;于他人,除妖造福社会,两全其美。”等狐仙离开后,书生便把这件事告诉夫人,他夫人也赞同书生的计画,就去买了新被褥,添置新衣物。

就这样,这家人一起骗了狐仙。狐仙每晚来时,看到新被褥,又听了书生的美言,心间颇感甜蜜。时光流逝,一年以后,书生已经脱贫,家中装饰一新,出入华冠丽服。不过,狐仙送的元宝倒是越来越少。书生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了,该启动终极灭狐计画。

书生便在门口贴了驱魔符,等狐仙再来,只见门前有道符,狐仙却未受到任何伤害。狐仙一把撕了驱魔符,踢开大门。书生受了惊吓,大步躲到床边。狐仙破口大駡:“不仁不义之人!我对你那么好,你竟然这样对我!可怜你的这些小玩意,一点儿也伤不到我。你既然这样对我,我就要从你这里拿回当初给你的一切!”

大概因为过度气愤,狐仙什么也没拿走,撂下狠话后,就转身离开了。书生听了,吓得哆嗦打颤,赶忙跑到道士家,寻求帮助。道士出了主意,隔天就来作法。才刚布好法阵和道坛,道士便狠狠地摔了一大跤,耳朵竟然无故被割掉了。刹那间,像脸盆那么大的石头,从天而降,把家俱砸得一塌糊涂,道士见状,捂着耳朵就跑了。“妖怪来了,降不住了。”人们纷纷喊着跑路。只有书生留在原地,一脸发懵。

狐仙果真来了,还抱着一只猫头狐尾的怪物,指着书生,对怪物说:“去,把他的脚指头咬下来。”那怪物一下子飞窜扑了过去,咬到了书生的脚趾。狐仙要书生交出过去一年骗走的元宝,这才作罢,带着妖怪离开了。故事其实还没完,后面还有一些剧情。不过,这个人狐恋的核心场景,以及昭彰的主旨,基本如上所言。

俗话常说,夫不嫌妻丑,妻不嫌家贫。但这回,狐不嫌人贫,人倒嫌狐丑。试问,丑的到底是人还是狐?

书生为何总会遇狐仙?原因太有趣

●狐的猫腻

人类对狐狸的爱恨情仇,其实古已有之。早在大禹时期,就有大禹偶遇九尾狐,娶了涂山氏的传说。九尾狐因而成为象徵喜结良缘的婚姻大使。东汉时的《说文解字》还给狐赋予了多种德行,说它的毛色中和,行走有秩序,尾巴大,死时还会朝向巢穴所在的土丘。这些动物行为,也象徵着生殖能力强,邦国繁盛,家庭观念强等品德。当然,凡物有褒有贬。同样一部《说文解字》,也说过狐的坏话,说它是“妖兽也,鬼所乘之。”

从汉代开始,狐狸的美誉度开始下降,诸多学者开始把狐狸说成是淫妇的象徵。宋代朱熹更是贬斥狐狸,说它是“妖媚之兽”。这种观念在文人圈子里根深蒂固。当然,学者们的评语,并不能妨碍老百姓的追狐潮流。

唐代以后,人们竞相追捧狐神,在家中祭祀,奉为家庭守护神,一时成为潮流。老百姓也流传着“无狐魅,不成村”的说法。这两种对狐的正反评价,一直在知识份子与老百姓、歷史和现实里交织并存。

其实,神话也好,传奇也罢,露脸说话的人基本都是男性。男性视野里的女性,当然是作为一种被审视乃至怀疑的物件而存在的。对强大的女性,男人们自然抱以畏惧,或者轻蔑。对弱小的女性,自然抱以哀怜。对妖媚的女性,则心里不免开花,而当这样的女性为自己带来祸害时,又将苦果推还回去。

同样类比,正面表扬便是狐仙、天狐,广建狐仙庙,以求良缘、保佑生育。而当负面批评时,狐就成了狐狸精,成了使人堕落、破坏婚姻、拆散家庭、毁灭国家的红顏祸水。

书生为何总会遇狐仙?原因太有趣

以狐而喻,敬则为狐仙,畏则为妖,害则为狐狸精。从狐看人,也不过而已。

神叨至此,徐子偈曰:

人狐总是情未了,原因各有多方面。

单身男女相思难,狐仙妖媚惹人怜。

若人有负狐狸时,丑狐反倒情更深。

狐仙惹得吃瓜群众拜,狐眼瞥见人世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