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拿马山区健行时失踪的荷兰女孩离奇死亡,至今死因仍无法

首先,小编来为大家科普以下巴拿马在哪里。巴拿马位于中美洲,它的东岸是加勒比海,西岸是太平洋,北临哥斯达黎加,南临哥伦比亚。它是连接北美洲和南美洲的地峡。其境内的野生动物多样性是所有中美洲国家中最高的,并且也是很多北美洲及南美洲野生动物品种的发源地。境内拥有巴拿马运河。

在巴拿马山区健行时失踪的荷兰女孩离奇死亡,至今死因仍无法确定

在2014年的时候,巴拿马发生了一件震惊全球的事件,名为克莉丝·克里莫斯与莉莎娜·福伦死亡案

克莉丝·克里莫斯(Kris Kremers)与莉莎娜·福伦(Lisanne Froon)是两名于2014年4月1日在巴拿马山区健行时失踪的荷兰女孩。经过大规模的搜索后,两人的部分遗骨在数个月后被发现,但其死因仍无法确定。两人与外界失联后的行踪与死因皆引起了广泛的猜测。

莉莎娜·福伦,失踪时年22,其亲友形容她是一位积极、乐观且聪明的年轻女性,而且热爱运动;而克莉丝·克里莫斯,失踪时年21,亲友形容她是一位外向、富有创意且有责任感的女孩。两人均成长于荷兰阿默斯福特。这两位年轻貌美的女性相约去巴拿马旅游中学点西班牙语,顺便想做志愿者帮助当地的儿童。在前往巴拿马的数周前,莉莎娜搬往克莉丝位在阿默斯福特的宿舍与其同住,两人也一同在一间名为“In den Kleinen Hap”的咖啡厅打工。

在巴拿马山区健行时失踪的荷兰女孩离奇死亡,至今死因仍无法确定

克莉丝与莉莎娜搭乘自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起飞的航班抵达巴拿马。她们先在巴拿马境内四处观光,随后抵达巴拿马的西部小镇博克特(Boquete),并开始自愿教导当地孩童一个月;在这段期间内,她们将住在当地的接待家庭内。两人与接待家庭的宠物犬“Blue”于上午11:00左右外出健行,地点为环绕奇里基火山的丛林。两人入山之前曾被目击与另外两名显然来自荷兰的男子一同用早午餐。

两人在4月2日早上与当地导游费利西亚诺(Feliciano)有约,以便为她们导览小径上的风光,但两人迟迟未出现;费利西亚诺随即与当地语一名德国籍教师在晚间前往警局询问两人的下落。他们接着前往莉莎娜与克莉丝的接待家庭,并发现两人的个人物品皆仍留在家中。德国籍教师也曾在数个小时前致电给莉莎娜的母亲迪尼(Diny Froon)询问她莉莎娜在哪里,而迪尼则回应“她在巴拿马”。

在巴拿马山区健行时失踪的荷兰女孩离奇死亡,至今死因仍无法确定

两个小时后,费利西亚诺与教师返回警局通报两人失踪。翌日,巴拿马国家民防系统局于早上在丛林内展开区域搜索。博克特的部落居民与农民亦自发性地加入搜索行列。4月6日,两人的父母与荷兰警方、特种部队、警犬单位与刑事警察一同飞抵巴拿马,并随即展开为期10天的大规模搜索。尽管出动了庞大的人力与物力,克莉丝与莉莎娜仍不见踪影。两人的父母于是提供了30,000元美金的悬赏给任何能找到两人下落的人

在巴拿马山区健行时失踪的荷兰女孩离奇死亡,至今死因仍无法确定

在搜索开始约10周后,一位当地的恩加贝族女性向当局呈交了一只背包,声称她在其村落奥托罗梅洛时发现了那只背包,那位恩加贝族女性表示她很确定那只背包前天时还不在那里。鉴识单位稍后确认那只背包就是莉莎娜出门健行时所背的蓝色背包。背包内装有两副廉价的太阳眼镜、83美元现金、莉莎娜的护照、一罐水壶、莉莎娜的Canon Powershot SX270相机、两件胸罩、莉莎娜的三星Galaxy S III手机与克莉丝的iPhone 4。所有东西都完好如初且未浸水。整起案件却在寻获两人的手机与相机后越发悬疑;手机纪录显示两人在4月1日出发健走后几个小时便拨打了112(荷兰警方紧急救助电话)与911(巴拿马紧急救助电话),显示两人可能遭遇了某种麻烦。

在巴拿马山区健行时失踪的荷兰女孩离奇死亡,至今死因仍无法确定

最为离奇的是莉莎娜相机内存卡中保存的一百多张照片,向我们展示了两名女孩人生中最后时刻里身处环境的险恶。4月1日时,照片中记录下两名女孩爽朗的笑容,而照片中也没有其他人出镜但此后相机再没有使用,直到4月8日那天凌晨1点到4点之间。相机连续拍了90张照片,大概平均2分钟一张,这使事情变得诡异了起来

以下皆为手机里的照片......

在巴拿马山区健行时失踪的荷兰女孩离奇死亡,至今死因仍无法确定

在巴拿马山区健行时失踪的荷兰女孩离奇死亡,至今死因仍无法确定

在巴拿马山区健行时失踪的荷兰女孩离奇死亡,至今死因仍无法确定

在巴拿马山区健行时失踪的荷兰女孩离奇死亡,至今死因仍无法确定

接下来的照片,仅剩这两个张不知名的场所,后面的照片几乎都是黑的!在警方搜索两个月后,一只其内仍装着脚掌的靴子与一块盆骨在一棵树后面被发现。接着在短时间内,多达33块散布在河岸的人类遗骨被发现。荷兰的鉴识单位在经过DNA比对后,确认这些遗骨属于克莉丝·克里莫斯与莉莎娜·福伦两人。33块骨头中,28块来自莉莎娜的左腿;靴子则是荷兰一间公司的产品,莉莎娜左腿脚踝以下穿着袜子的脚掌仍然遗留在靴子内。盆骨则属于克莉丝。鉴识报告亦提及,克莉丝的遗骨上仍有皮肤残留,莉莎娜的盆骨却似乎被漂白过。

虽然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答案是什么,但还是愿逝者安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