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妇遭割颈惨死血泊中,2岁儿一旁玩耍毫无所知…他续租命案公

1999年11月13日午后,名古屋西区当时年仅32岁的奈美子,被房东发现全身是血,倒卧于家中的走廊,且颈部还被人凶残的用刀刃划开。至于儿子则是毫发无伤地,待在母亲遗体的附近。事发后,丈夫高羽悟为了保存证据,从那天起,他决定每个月花5万日币续租这间成为命案的屋子,而这一租就是21年。不过,凶手是谁?杀人的动机为何?“名古屋市西区妇杀害事件”的这些问题即使到了2020年依旧未解。

主妇遭割颈惨死血泊中,2岁儿一旁玩耍毫无所知…他续租命案公寓21年等真相!

奈美子(左)对丈夫说:“现在最幸福。”不料,这看似幸福的家庭,却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彻底变调了。(图/youtube)

事发经过,毁灭幸福家庭的神秘1小时

因为事件过于离奇,因此事后有不少日本网友收集新闻、书籍、节目等资料,最后统整出下列的时间列。

1、事发前上午

高羽悟与奈美子,彼此是在公司认识的,两人才刚结婚不到5年,育有一子航平。事发前几日,因为航平发烧,所以当日在目送丈夫去上班完后,奈美子决定带儿子去附近的小儿科看诊。

9点左右,奈美子拨打电话给住在3楼的妈妈之友(日本有不少女性,在结婚生小孩后,常会退出职场。成为家庭主妇的她们,为了交换育儿、日常等讯息,所以往往会组成“妈妈之友”这样的团体。),告诉对方因为想带儿子去看诊,所以希望对方的丈夫能先把车钥匙借给她开(奈美子之前买的车发生擦撞,当日原定要请妈妈之友的丈夫来帮忙修车,所以目前无法开车)。不过,这里无法确定最后对方是否有把车钥匙借给她。

9点30分,宅配人员按了高羽家的门铃,但没人回应,所以留了通知单。10点20分,前述住在3楼妈妈之友,打了家用电话给奈美子,可惜也没人回应。40分再打一次,同样无人回应。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根据看诊的收据显示,11点10分,奈美子与儿子一起抵达附近的小儿科看诊。11点40分,正在停车场帮忙修车的妈妈之友的丈夫,看到奈美子他们回来,据他的说法,当时奈美子并没有打招呼,而是直接往屋里去了。据他的描述,当时母子从医院回来的时候,表情、服装等并没有特别的异样,附近也没看到陌生人。

2、事发时中午

从中午开始到1点左右,这短短1小时,不但有邻居听到怪声,还有人看到了手腕滴血的可疑女子,事后警方也认为这1小时可能就是惨案发生的时间带。

据住在同一栋公寓的其他人描述,这段期间听到命案屋子内传来“巨响”,同时还听到有人“疑似快步从楼梯奔跑下来的声音”。随后在12点15分左右,有不只一位目击者在稻生公园、圣德寺附近,目睹一位行迹可疑的女性。会说她可疑,是因为从外表可以明显看到她左手受伤,且疑似还在滴血。

至于之前打2次电话都扑空的妈妈之友,在12点半到2点之间,又打了电话给奈美子,可惜一样打不通,因为此时的奈美子可能早已惨死了。

3、事发后下午

午后2点,当时房东太太打算将自家摘种的柿子分送给各公寓内的住户,当走到高羽家时,发现玄关未上锁,不料才一推开门,只见到奈美子倒在血泊当中!尽管连忙叫了救护车,但依旧回天乏术,经警方判断,当时奈美子已经死亡经过2~3个小时了。

警方的调查,不明乳酸饮料、儿子无外伤、犯人众说纷纭

事后经警方调查,奈美子遗体陈尸的地点是在从厨房通往玄关的走廊上,死者当时衣衫完整,穿着居家服与牛仔裤。死因为颈动脉被割,出血过多致死,这也导致了玄关、墙壁上残留了数不尽的血迹。此外,在厕所的洗脸槽也发现血迹,疑似是犯人为了清洗手上的伤口而留下的。

原本以为是强盗杀人,但诡异的是,屋内的摆设与重要物品并没有被偷。更离奇的是,当时与母亲同样待在屋内的航平(当时2岁)完全毫发无伤,不过依残留的血迹判断,凶手极有可能是在航平面前,用利刃将奈美子给惨忍杀害。尽管目睹了一切,但据说被发现时,航平是坐在餐厅的幼儿椅上玩着玩具,似乎因为年纪还小,所以不清楚自己的母亲已经往生。

主妇遭割颈惨死血泊中,2岁儿一旁玩耍毫无所知…他续租命案公寓21年等真相!

透过目击者描述,所描绘疑似嫌犯的面容。(图/爱知县警察官网)

另外,除上述的离奇点外,警方还在餐桌上发现一瓶已被开过的乳酸饮料。可是丈夫高羽悟表示,自己、小孩与奈美子,三人并没有喝乳酸饮料的习惯。持续追查后更发现,这种牌子的乳酸饮料无法在命案公寓旁买到,想买还得跑到35公里外的西三河地区才能买到,因此警方推断,这瓶饮料很有可能是犯人带进来的。

主妇遭割颈惨死血泊中,2岁儿一旁玩耍毫无所知…他续租命案公寓21年等真相!

犯人的逃跑路线。(图/爱知县警察官网)

关于犯人,警方采集血液后,发现嫌犯血型为B型,且依据屋内留下的足迹,判断这是一双长24公分的韩国制女鞋。再加上当时在公园、寺庙旁的目击证人的描述,以及在公园厕所内也找到血迹,因此警方最后推断,犯人应是年龄介于40岁~50岁之间(现60~70岁),身高160公分,血型为B型,外表则留着及肩烫发,穿着韩国制女鞋的女性。逃跑的路线,则是杀完人后,徒步走到离命案现场外500公尺的公园厕所内清洗手上的伤口。尽管有了这些证据,但犯人依旧迟迟未被捕,因此当时新闻、网络等开始有了这几种说法:

1、犯人是韩国人:会认为犯人是韩国人的原因,主要是因为犯人穿的鞋子是在韩国量贩的鞋子。但这个说法很快就被打脸,因为除了鞋子这点与韩国有关外,其他并没有与韩国相关的证物出现。

2、犯人是妈妈之友:据说奈美子的性格属于比较小心谨慎的类型,再加上当时还有一个2岁的病童在家,那段期间奈美子自然会格外小心。不过,嫌犯能让奈美子卸下心防,且把锁打开还让对方进来,从这点判断很有可能嫌犯就是熟人。说到熟人,妈妈之友当然就成为被怀疑的目标。

3、犯人是前妻:其实高羽悟与奈美子是再婚,在这之前高羽悟曾离过婚。但案发当时,前妻还好端端的住在静冈,所以拥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再者,嫌犯的血型是B型,前妻则是O型,两者明显也不吻合。

续租命案房长达21年的丈夫

事发后,丈夫高羽悟决定每个月花5万日币续租这间成为命案的屋子,而这一租就是21年。去年11月,日本的CBC电视台,也特别专访了高羽悟。为了保存证据,这21年间屋内的摆设几乎没有动过,就连玄关上残留的血迹也未清洗,专访时高羽悟,看着血迹表示,这些也许能成为逮捕凶手的线索。

主妇遭割颈惨死血泊中,2岁儿一旁玩耍毫无所知…他续租命案公寓21年等真相!

为了保存证据,这21年间屋内的摆设几乎没有动过,就连玄关上残留的血迹也未清洗。(图/youtube)

事件发生后的2个月,高羽悟虽然很快就回去公司上班了,但他只要一有空,依旧会来到这间充满回忆的公寓。也许是非常思念奈美子,所以高羽悟开始将情感寄托于笔记本中,专访时,高羽悟表示,自己一周会回来2到3次,来到房内虽然想着必须要打扫,自己也告诉自己,“今天就从这打扫起吧”,但每当想动手时,手却又停了下来,往往只能望着屋子叹气,想着“下次再来打扫吧”,接着又回到公司上班。

事发当时只有2岁的儿子,2年后进入了幼稚园,高羽悟为了弥补奈美子的空缺,所以只要学校有恳亲会、参观日等,他都尽可能的积极参加。同时藉由书写育儿日记的方式,来向来不及看到孩子长大的奈美子,告知自己与孩子现在过得很好。

主妇遭割颈惨死血泊中,2岁儿一旁玩耍毫无所知…他续租命案公寓21年等真相!

藉由书写育儿日记的方式,来向来不及看到孩子长大的奈美子,告知自己与孩子现在过得很好。(图/youtube)

不过,一个人扶养孩子,这对于还要上班的高羽悟来说压力还是太大了,再加上失去奈美子后,顿时成为了单亲家庭。当时社会仍存在着对于单亲家庭的迷思,认为少了爸爸/妈妈,孩子的成长会有问题,所以高羽悟有时也会受到他人的指指点点。专访时,高羽悟透露,有天曾看到自己的母亲边哭边回到家,一问才知道,原来附近的邻居都在说他们的闲话,他们认为:“失去母亲的孩子,将来很容易走偏。”看到难过的母亲,原本坚强的高羽悟也哭了出来,因此他誓言绝对不让这种事发生。所幸航平并未走偏,20年过后(2019年受CBC访问),航平现在已是22岁的大四生,2020年4月毕业后,将成为社会新鲜人。

只是21年过了,这个破坏高羽一家幸福的凶手,依旧未被捕。现在依旧可以在爱知县警察的官网看到悬拿“名古屋市西区妇杀害事件”凶手的奖金公告。最后,在那本寄托情感的笔记本中,高羽悟曾写下:“和你一起度过的那样耀眼的日子,现在虽然都成为回忆了,但是你永远会活在我们的心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