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门之变的伏笔:宰相刘文静被杀之谜

  公元618年六月,50岁的刘文静走上了自己的人生最巅峰。一年前,他还是只是个小小的晋阳令,生逢乱世,朝不保夕,险些稀里糊涂死在监狱里。如今他是大唐的开国宰相,鲁国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手握两次免死特权。

  但这些并不是最让他感到兴奋的。功名利禄这些东西,没有的时候固然眼馋,但得到了也就是身外之物。真正让他觉得没有白来这世上走一遭的,是他在过去一年里做的那些惊天动地的事情:他一手策划了改变隋唐乱世格局的“晋阳起兵”,让李渊父子占据长安,成为隋唐群雄里最有希望夺取天下的军阀集团。他出使突厥,成功让始毕可汗站到了李渊一边,解除了唐军的后顾之忧。他大败桑显和、生擒屈突通,军功赫赫。他甚至还被李渊授权修订《开皇律》!

  谋略、外交、军功、律法四开花,哪一朵花都足以让他青史留名!做谋士做到这种境界,就算就此急流勇退,隐身幕后,也可以说毫无遗憾了吧?

  但刘文静不这么认为。作为一个49岁才有机会登上历史舞台的老男人,他和他最好的朋友裴寂不同。裴寂在用美人计摆了李渊一道之后,就不再显露个人才能了。从一个搅动乱世的野心家,变成了媚事帝王的幸臣。这让刘文静打心眼里鄙视他,并决定超越他。

  618年7月,刘文静作为大元帅府长史,随李世民一道出征盘踞西北的薛仁杲。这次出征为之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在唐军和薛家军对峙于浅水原的时候,刘文静立功心切,在殷开山的怂恿下擅自出战,导致唐军惨败,伤亡过半。逃回长安的刘文静遭到了最严厉的处罚,革职除名,剥夺爵位。瞬间成了一个庶人。

  这打击看起来很惨重,但对于一个拥有经世之才,且已经扬名立万的谋士来说,却也只不过是一时之痛。只要能把握住机会,随时可以东山再起。果然,仅仅四个月之后,刘文静跟随李世民再次出征并取得胜利,重新拿回了自己的爵位,并担任户部尚书和陕东道行台左仆射。

  看起来,这似乎是王者归来的戏码,但实际上恰恰相反。刘文静这两个职务,一个只有执行权,另一个是地方性质的部门。换言之,在这一落一起之间,他已经被排挤出了大唐最高决策层。这半年来刘文静东征西讨,吃苦受累,朝中地位却有退无进。裴寂看起来什么也没做,却凭空甩开了刘文静一个身位。

  千言万语一句话,你说这是图点啥?

   

玄武门之变的伏笔:宰相刘文静被杀之谜

  刘文静很清楚,李渊就是在故意打压他:同样是出征惨败,裴寂在索度原之战后啥事儿没有不说,还得到了李渊的贴心安慰。而自己呢?

  这上下其手的操作也太明显了!

  面对李渊有意无意的打压,刘文静不肯认命。他不敢直接怼李渊,转而向自己最好的朋友裴寂开火了。从此之后,在朝堂上,只要是裴寂反对的,他就赞成。只要是裴寂赞成的,他就反对。这种行为,彻底将他最好的朋友变成了最大的敌人,还把李渊也得罪了。他虽然没有直接把矛头对准李渊,但这和直接打李渊的脸又能差多少呢?

  一看刘文静这么不上道,李渊的脸顿时沉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更猛烈的打压。之后,李渊再也不掩饰自己对刘文静的疏远和猜忌了。

  当帝王公然表明自己对臣子的态度时,就是号召臣子站队,一起上去踩人了。很快,就连刘文静失宠的小妾都知道刘文静要倒霉了。于是,为了保全自己,顺便报复刘文静对她的冷漠,她也上去狠狠地踩了一脚。

  论心狠,女人这种生物真的不白给。虽然我们有理由相信,朝野之中明里暗里给刘文静难堪的大佬绝对不少,但很显然,没有能像这位小妾一样,上去就是一刀子直戳要害。在大家都还在暗戳戳踩人的时候,这位姑奶奶直接就让自己的哥哥出面举报刘文静谋反了!以命相搏啊这是。

  谋反依据呢?据说是这样的:在和自己的兄弟刘文起一起喝酒时,处处碰壁,郁闷无比的刘文静放了一句狠话,并拿刀砍了柱子。那句话是“老子一定要杀了裴寂!”

  顺便,因为家里屡屡发生邪祟之事,刘文起请了巫师来作法。

  这也算是谋反吗?算不算,就看人们怎么想了。如果只是把刘文静的话当成是牢骚,那自然没什么。但如果当成一句真话,那问题可就大了。要知道裴寂是当今宰相,皇帝面前第一红人,你想杀这种人,那不是谋反是什么?

  蓄谋已久的李渊选择了后者,他直接将刘文静抓了起来,并让裴寂和萧瑀负责审讯。

  一般来说,谋反这种罪名虽然可怕,但倒也并不一定就是摊上了必死。如果皇帝只是想敲打一下你,那么就算让人调查你,也不过是做做样子,最后得出的结论多半是查无实据。再加上有大佬求情,你服个软,事情也就过去了。当然了,你摊上这种事,就算全身而退,地位和待遇,自然免不了要缩水了。换言之,这仍是一种敲打,无非是力道重了点。

  事情似乎确实正在向着这个方向发展。刘文静服软了,李世民亲自出面求情了,萧瑀给皇帝递交的调查报告也说了查无实据了。然后,刘文静还是被杀了。

  这就是激怒一个皇帝的后果:帝王能凭借他生杀予夺的无限权力,迫使绝大多数的人都站到你的对立面。单是这种孤立的氛围,就足以压垮一个人了。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仅仅是被帝王指责、猜忌,就主动选择了自杀。

  奋纵横之略,立缔构之功的刘文静就这样死了。他未必不清楚帝王的可怕,但他却显然低估了帝王的底线。或许,李渊就是故意这样的,所谓天威难测。在刘文静被杀之后,裴寂和李世民也先后遭到了李渊的敲打。太子李建成似乎是个例外,但事实上,李世民的存在本就是对他最好的敲打。换言之,借着刘文静之死,李渊让整个大唐帝国进行了一次大站队,从而重申了自己不容置疑的领袖地位。

  如果一个帝王有意在强调自己是帝王,那就说明他对自己的地位其实并没有足够信心。李渊确实有压力,他不得不让太子建成和一个强势亲王世民互相制衡,以确保自己的权力。但这种制衡非常脆弱,八年之后,李世民用八百人和一张弓轻松打破了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