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是公司高阶主管,晚上竟成暗巷站壁女郎!揭秘二十多年前

东京涉谷区充满爱情旅馆的圆山町,除了爱情旅馆,周围更林立不少夜总会、俱乐部,可以说就是个寻欢作乐的地方。

1997年3月19日,一名女子的遗体被人发现陈尸在圆山町的一栋公寓内,死者为在东京电力担任企划部经济调査室副长的渡边泰子(当时39岁)。经警方调查,8日夜里,渡边泰子在案发地点与认识的男子会面结束后,不久便行踪成谜,直到11日才被人发现遗体,因此该事件才被后人称为“东电OL杀人事件”。

被害者被人发现时,身着蓝色套装、米色大衣,遗体倒卧在房间的中央。虽然衣服未见凌乱,但警方从现场遗留的一个钱包中所剩无几的现金判断,推断是某人索钱不成愤而勒死被害者,因此警方初期便朝这个方向去搜索了。

可疑的第一发现者

遗体的第一发现者,是在命案公寓旁开设尼泊尔料理的男性店长,而他与命案公寓的屋主彼此熟识。也因为这份关系,所以这位开料理店的店长,就被屋主受托成为该栋公寓空房的管理人。据说,在遗体发现前几日,店长就曾因为房间的窗户与玄关未上锁,而从外瞧见有女性睡在命案公寓的房间中。

店长觉得十分可疑,于是决定隔日登门探个究竟,不料一进门,却发现那名女子倒在房内,于是赶紧通报给警察。法医从死者胃里残留的食物推断,死亡时间应该是在8日深夜至9日凌晨这段期间。

抓错凶手,酿15年冤狱

警方决定以住在附近,且与被害者有过关系的尼泊尔人为中心来调查。杀人事件发生后的2个月,警方逮捕了一样住在案发公寓附近,从事餐饮业的30岁尼泊尔籍男子 – Govinda Prasad Mainali(ゴビンダ・プラサド・マイナリ,以下简称Govinda),并以强盗杀人“再逮捕”他。会说“再逮捕”是因为Govinda其实先前早就因为非法滞留日本,而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3年了。

尽管被逮后,Govinda一直强调自己与这件事无关,一审也因罪证不足而被判无罪,但后来却被东京高等法院上诉定罪,原因是因为发现新的“关键性DNA证物”,所以直接逆转裁判,变成无期徒刑。2003年,虽然Govinda想再上诉,但却被法院给驳回,无奈只能到横滨监狱蹲苦牢,而这一蹲就是蹲了15年。不过,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件命案最后却出现了戏剧性的发展,直接从有罪变无罪,俨然成为一桩冤狱……。

渡边泰子的两种面貌:早上是OL、晚上是妓女

死者渡边泰子的双面人生,令外界无法理解。(图/youtube)

渡边泰子是菁英家庭出生的孩子,父亲毕业自东大,并任职于东京电力,母亲则是日本女子大学毕业,所以渡边泰子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长大后的她,果然不负众望,考进庆应大学经济学部,并以优秀的成绩毕业。毕业后与爸爸一样,进入大公司东京电力担任企划部经济调査室副长,年薪千万起跳。

原本有着令人羡煞的人生,但身为人生胜利组的渡边泰子,下班后却喜欢外接Case,不过这Case不是一般的工作,而是卖淫。经警方调查,渡边泰子平日下班后,习惯到圆山町附近揽客,之后再与客人到附近的爱情旅馆从事性交易。早上是OL、晚上是性工作者,据说当时渡边泰子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样貌被揭穿后,还引起了许多社会大众的讨论。

事发后,开始有不少人去探讨,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这样一位看似平凡,没欠钱也没被人胁迫的女子,下班后还跑去从事卖春活动?因此像是一些纪实作品,例如:佐野眞一的《东电OL杀人事件》、《东电OL症候群》,或是小说,桐野夏生的《异常》,以及前面提到的《恋之罪》等电影,都曾去探讨、推测渡边泰子的心境。因此开始有了这几种说法:

第一、也有一些日本网友整理资料后,发现渡边泰子的父亲在她20多岁时,不幸罹患上了癌症,最后以52岁这样的中壮年年纪去世。渡边泰子因为受不了父亲过世的打击,因而得了厌食症,最后住进医院。不过出院后,心灵依旧未被治愈,所以身心陷入绝望的她,只能透过每晚与不同男人发生性关系来满足内心的空洞。

第二、如前述,渡边泰子毕业后,就职于与父亲一样的东京电力,入社后的她致力于研究电力事业对于经济发展的相关影响研究,而会选择研究这一领域,是为了继承父亲的遗志。原来渡边泰子的父亲,生前极力反对“原子能发电”,所以致死前也一直从事相关的研究。最终,继承父亲遗志的渡边泰子完成研究后,将所有的研究结果写成了一篇“指摘原子能发电危险性”的报告书。不过据说这本报告书带给上头不小的压力,所以上头开始给渡边泰子施加压力,最终因为受不了职场上的压迫,所以情绪崩溃而跑去从事卖春活动。

不论哪一种推测才是正确的,因为被害者早已离世,所以渡边泰子这谜样行动的真相,恐怕永远没有人知道了。

唤起女性的共鸣

东电OL杀人事件发生后,除了引起媒体关注外,当时社会上的不少女性也同样提出了反响。因为当时的日本社会上,还是处于一个封建的男尊女卑社会,人们会期望女性能做出符合社会期待的行动,例如:在外得表现得像个端庄的好女人,在内得表现得像个好妈妈、好太太,但其实有不少女性都像渡边泰子一样,拥有不同的2种面貌,可能不一定是想当妓女,只是不愿意顺从这社会给予的框架。

受到这件事的启发,有些评论家也开始尝试以女性的视角去探讨职场霸凌、性骚扰等议题。因此事发后,当时有不少女性会到案发地点献花给被害者。

白天是公司高阶主管,晚上竟成暗巷站壁女郎!揭秘二十多年前“东电OL杀人事件”

当时还年轻时的Govinda。(图/高知のニュースまとめ(に拟态したフレンズ,joe22113@twitter)

翻案真相

事发后2个月,警方虽然依强盗杀人逮捕了Govinda,但这之中仍留下了许多不可解的疑点。这边将介绍一下Govinda,以及疑点。

其实渡边泰子被杀害时,紧邻命案公寓附近公寓内,其实不只住了Govinda一人,包含他在内,还有其他4位一样是不法滞留日本的尼泊尔人。

Govinda的工作地点,是在靠近海滨幕张车站附近的印度料理店。命案发生时,Govinda也像往常一样,早上出勤直到闭店的10点之后,一直都在料理店内工作。

要说Govinda与渡边泰子两人唯一的接触点,就是Govinda曾向渡边泰子买过几次春。渡边泰子有习惯将客人的买春资料记载在笔记本的习惯,刚好命案发生不久前,最后一笔记录刚好就是Govinda,也因此他才会成为被警方锁定的目标。于是警方根据了一些间接证据认定Govinda杀害了渡边泰子,而逮捕了Govinda。回顾事发当天Govinda的行动,警方称他是凶手,主要是有以下三点。不过,这几点在之后对内容进行审查后,却发现了警方的搜查似乎过于草率。

1、事发当时的不在场证明

警方当初根据现场的目击者证词,认定Govinda与渡边泰子在当晚11点半左右,一起进入案发公寓内。

但是事发当时,Govinda一直在位在千叶县的印度料理店工作,而且是从早就开始了。因此就时间与空间来看,要在案发的时间点抵达现场,实在有些困难。假若10点半左右下班,从离工作地点最近的海滨幕张车站出发,搭到涉谷下车,这段时间就得花费1小时以上了,之后还得步行去案发地点,到那里可能都要12点了,根本与目击证人说的时间无法吻合。总而言之,Govinda应是具有不在场证明的。

2、公寓的钥匙与租金

警方注意到,事发前Govinda正考虑租用命案公寓。因此警方认为,直到渡边泰子被杀之前,Govinda都拥有房间的钥匙。

但是实际上,渡边泰子的遗体被发现的前几日,管理人店长就曾因为命案房间的窗户,以及门未上锁而登门查看过。换言之,那段期间即使没有钥匙,任何人也能自由进出房间。而且案发前,其实Govinda早就托朋友将钥匙返还了,并支付了房租。所以说,Govinda根本没有金钱上的问题,自然不太可能会为了金钱而杀害被害者。

3、关于现场留下的遗留物

东电OL杀人事件中,警方最重视的关键性证物,就是遗留在命案房间内的遗留物(体液、体毛),而这些证物刚好与Govinda的DNA吻合。

但是,Govinda并非第一次与渡边泰子在命案房间从事性交易,现场的遗留物虽与Govinda的DNA吻合,但真的就能以此判断人就是Govinda杀的吗?再者,如果Govinda真是凶手,那他将把遗体留在公寓里长达10天,并且还持续住在紧邻现场附近的大楼里,这样的行为不是很反常吗?

虽然这些谜团未解,但Govinda最后还是因为这些证据而被判刑,并在监狱待了长达15年。直到2011年,律师提出再审的请求,要求再次进行DNA比对。但是后来重新调查,才发现从死者体内采集到的精液,以及现场残留的体毛,与Govinda的DNA不吻合!于是2012年6月,决定重启再审,最终判Govinda无罪并遣返尼泊尔(因为他本来就有因不法滞留于日本而被判刑过了),不过因为冤狱的关系,所以日本政府必须支付给Govinda,6800万日币的补偿金。这起事件也被许多人认为是,日本判决史上严重的污点。

但是对于Govinda来说,再多的金钱,都永远无法找回被日本司法所浪费掉的青春。回国后的Govinda曾发表声明表示:

现在我因裁判结果而无罪了。

对我来说,这是第二次的无罪判决。终于显然证明了,最初的无罪判决就是正确的。当然,我很开心,但是同时也充满悔恨的心情。

为何长达15年间,我必须承受这种痛苦?日本的警察、检察官、法院,请好好想想,将不好的地方给修正吧。

请让我成为最后一位入狱的冤狱者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