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还能以这种方式搬上舞台!

  1959年5月27日,由何占豪、陈钢作曲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首次公演,随着小提琴演奏家俞丽拿的弓起弓落,缠绵悠扬的旋律流淌在上海兰心大戏院的舞台上,这支中国有史以来最著名的小提琴曲,完成了交响音乐民族化的创世纪,也让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凄美爱情故事,成为走向了世界。

  11月11日,指挥家景焕执棒上海交响乐团,在第二十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舞台上首演了作曲家贾达群的交响舞乐《蝶恋传奇》。这个耳熟能详的中国古老爱情故事,一次次以各种不同的艺术形态被搬上舞台,能否给观众带来全新的想象与触动?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值得我们不断书写。就像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衍生了那么多不同形式的艺术创作”,虽然有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珠玉在前,但贾达群并没有感受到太大的压力。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还能以这种方式搬上舞台!

  作为2018国家艺术基金大型舞台创作项目,同时也是上海交响乐团的委约作品,贾达群创作的《蝶恋传奇》时长约60分钟,以中国越剧和江南民间音乐为素材,集交响性、舞蹈性、戏剧性、故事性于一体。20多分钟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交响舞乐的形式,给了贾达群更宽裕的时间、更宽广的视野和更磅礴的场面,“我有了更多的空间和时间,去发挥管弦乐的色彩”。

  《蝶恋传奇》根据虚拟的情节叙事分为引子、春光蝶舞、水乡江南、书院同窗、田园夏景、梁祝情深、祝家招亲、迎亲红轿、诉怨哭坟、化蝶飞升、尾声11个段落,旋律优美、色彩斑斓,有着清晰的情节叙事和强烈的戏剧张力。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还能以这种方式搬上舞台!

  音乐上,贾达群充分汲取了传统越剧和江南民间音乐的旋律音调,又融入了许多当代音乐的创作技法和现代化的配器手段。而“交响舞乐”的形态,将音乐重的舞蹈性充分挖掘,让整部作品充满了律动和灵气,““交响舞乐’可以说是一种跨界的音乐体裁,既具有纯音乐的交响特征,同时具有与舞蹈、戏剧结合的可能。”

  而情节部分,除了贯穿始终的爱情故事,贾达群还描绘出一幅幅美好的自然景象:在春光蝶舞和水乡江南等段落,他用旋律挥洒出色彩斑斓、灵动盎然的江南水乡之景,而迎亲红轿时,木管吹奏出如唢呐般高亢喜庆的音色,与弦乐流淌出的浓郁悲伤,形成强烈的戏剧冲突。化蝶之后的尾声,两只蝴蝶越飞越远,从观众的听觉中渐渐淡出。“中国传统文化,追求的不是西方的复仇,而是一种升华——这一世我们不能相爱,来世再相聚”,贾达群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